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学生园地】荷尔德林诗歌《阿喀琉斯》赏析

学生园地 | 2018-12-13 | 标签:【,学生园地,】,荷尔德林,诗歌,《,阿喀琉斯,
Achill
 
Friedrich Hölderlin
 
Herrlicher Göttersohn! da du die Geliebte verloren,
 
   Gingst du ans Meergestad, weintest hinaus in die Flut,
 
Weheklagend hinab verlangt' in den heiligen Abgrund,
 
   In die Stille dein Herz, wo, von der Schiffe Gelärm
 
Fern, tief unter den Wogen, in friedlicher Grotte die blaue
 
   Thetis wohnte, die dich schützte, die Göttin des Meers.
 
Mutter war dem Jünglinge sie, die mächtige Göttin,
 
   Hatte den Knaben einst liebend, am Felsengestad
 
Seiner Insel, gesäugt, mit dem kräftigen Liede der Welle
 
   Und im stärkenden Bad ihn zum Heroen genährt.
 
Und die Mutter vernahm die Weheklage des Jünglings,
 
   Stieg vom Grunde der See, trauernd, wie Wölkchen, herauf,
 
Stillte mit zärtlichem Umfangen die Schmerzen des Lieblings,
 
   Und er hörte, wie sie schmeichelnd zu helfen versprach.
 
 
 
Göttersohn! o wär ich, wie du, so könnt' ich vertraulich
 
   Einem der Himmlischen klagen mein heimliches Leid.
 
Sehen soll ich es nicht, soll tragen die Schmach, als gehört ich
 
   Nimmer zu ihr, die doch meiner mit Tränen gedenkt.
 
Gute Götter! doch hört ihr jegliches Flehen des Menschen,
 
   Ach! und innig und fromm liebt' ich dich heiliges Licht,
 
Seit ich lebe, dich Erd' und deine Quellen und Wälder,
 
   Vater Aether, und dich fühlte zu sehnend und rein
 
Dieses Herz - o sänftiget mir, ihr Guten, mein Leiden,
 
   Daß die Seele mir nicht allzu frühe verstummt,
 
Daß ich lebe und euch, ihr hohen himmlischen Mächte,
 
   Noch am fliehenden Tag danke mit frommem Gesang,
 
Danke für voriges Gut, für Freuden vergangener Jugend,
 
   Und dann nehmet zu euch gütig den Einsamen auf.
 
 
 
阿喀琉斯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高贵的神之子啊!你失去了爱人,
 
于是你走到了海边,面向潮水放声哭泣。
 
将哀怨倾倒在这神圣的深渊里,沉入内心的宁静。
 
在远离船嚣的波涛之下,
 
在静谧的蓝色洞窟之中
 
住着保护你的,海洋女神忒提斯。
 
这位伟大的女神,这位少年的母亲。
 
是她在海岛的礁石上,
 
伴着有力的海浪之歌,将这个心爱的男孩喂养。
 
并用冥河之水将他浇铸成一名英雄。
 
母亲听到了儿子痛苦的哀怨,
 
如云般的,悲痛地,从海底升起,
 
用她那温柔的拥抱安抚她最爱的孩子的伤痛,
 
而他则倾听着,倾听着她迎合的承诺。
 
 
 
 
 
 
 
神之子啊!如果我也能够像你一样,偷偷地,
 
对着一位天神诉说我隐秘的哀伤。
 
我应当承受这份屈辱,而不应该看见,
 
当我不再属于她时,她对我以泪洗面的念想。
 
善良的神啊!你们能听到凡人的每一条恳求,
 
啊!圣洁的光芒,我真挚而虔诚地爱着你。
 
天父以太,自从我有生以来,
 
便对你的土地,你的泉水和森林,有着纯洁的向往。
 
他们的美好,我的痛苦,啊,这种心境让我平静,
 
我的灵魂不会让我沉默得太早。
 
我还活着,我将在逃离之日用虔诚的歌唱,
 
感谢你们,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神。
 
感谢过去之善,感谢逝去青春的快乐,
 
然后向你们欣然接受这份寂寞
 
 
 
 
 
 
 
 
 
 
 
 
在这里我就诗韵学课上认识到的荷尔德林的《阿喀琉斯》一诗,记录一些自己的感想。本身阿喀琉斯也是我读希腊神话和其他现代衍生作品时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英雄。初读这首诗时,我一时没能抓获到叙事的源流。经过陈老师的讲解我才明白,这首诗是借阿喀琉斯的爱人之一布里塞斯被阿伽门农夺走一事,来比喻荷尔德林自己被迫和恋人分开的悲痛。这一母题让我觉得很有趣,查阅了一些资料之后我在诗行之间闪现了其他角度的思考。
 
评价一首诗,首先必须考察的是他的形式。《阿喀琉斯》这首诗是古希腊悲歌体双行联句,音步为扬抑格。在欧洲传统诗歌中,音步(Versfuß)是一句诗行中节奏(Rhythmus)和韵律(Metren)的最小组成单位。在法语、希腊语和拉丁语诗歌中,音步由音节(Silben)组成。而在英语和德语诗中,音步由重音(Hebung)与轻音(Senkung),或者说扬与抑组成。在重读的Hebung之后一定会接着不重读的音节,即Senkung。这种Hebung与Senkung的严格转变,即是诗的抑扬交替(alternierend)。
 
在现代德语的音韵标记法中,我们通过在音节上标重音符号“´”(Akzentzeichen)来表示一个Hebung,由于Hebung后便是轻读的Senkung,因此我们无需对Senkung做特殊标记,只需以“x”来表示所有音节,在下面我们将具体举例。德语诗的音步主要有四种:扬抑格(Trochäus/´xx/)、抑扬格(Jambus/x´x/)、扬抑抑格(Daktylus /´xxx/)和抑抑扬格(Anapäst /xx´x/)。
 
《阿喀琉斯》这首诗形式为双行联句(Distichon),双行联句由一个六音步诗行(Hexameter)和一个五音步诗行(Pentameter)组成,上下两篇各十四行。而双行联句通常是作为箴言诗(Epigramm)或悲歌(Elegie)的基本诗句。我们可以观察到,这首诗的偶数行也就是五音步诗行的部分,都向内缩进了两个字符,这个视觉特征是双行联句的明显标志。
 
所谓六音步诗行,即表示一行诗有六个Hebungen。德语的六音步诗行通常是无韵的,它开头的第一个音节重读,其后的抑扬交替较为自由,因此整体说来可以是扬抑,也可以是扬抑抑。以这首诗的前两句为例,它的音律标记如下:
 
HerrlicherGöttersohn! da du die Geliebte verloren,
 
Gingstdu ans Meergestad, weintest hinaus in die Flut,
 
/´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
 
上下对比我们会发现,偶数行的五音步诗行看上去也有六个Hebungen。这是由于在这里的五音步诗行中,单音节的Senkung(即/´xx/的情况),只能出现在第一个或第二个Hebung之后,因此在后面的诗行中,由于音节分布不同,其音步并不完全是上面展示的这种模式。然而,尽管扬抑交替相对自由,双行联句还是有一些固定点位,如偶数行的第三和第四个Hebung直接相连,因为这里两者之间有一个音律的停顿(Zäsur),这是五音步诗行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又如,奇数行的第五个Hebung后几乎一定会有两个Senkungen,这样连在一起,最后两个音步几乎一定是扬抑抑扬抑(/´xxx/´xx)。这样结尾的音律有一个专门的术语,叫做阿多尼斯韵脚(Adonisch Kadenz)。这种韵脚因为其韵律的优美,便获以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维纳斯的凡间情人阿多尼斯命名。
 
 
 
 
 
在内容上,这首诗首先描绘了阿喀琉斯在心爱的布里塞斯被阿伽门农掠走之后,来到爱琴海边向母亲忒提斯哭诉内心痛失所爱的场景。在阅读时我们能够注意到,诗中阿喀琉斯的人称有一个动态的转换。首行“高贵的神之子啊,你失去了爱人 (Herrlicher Göttersohn! da du dieGeliebte verloren)”开篇以第二人称“du”来呼叫这位英雄,我们能够感受到对他的一种亲近和崇敬。荷尔德林本身确实对阿喀琉斯有偏爱,他曾写过“众英雄中我尤爱重他,如此英武而脆弱,英雄世界里最成功最易逝的花,正因为他如此美,用荷马的话说也‘如此为瞬息而生’。“而在这里以一种对话的口吻开场,作者和笔下的英雄如镜面两边的镜像相互投射,流露出荷尔德林对他敬爱的英雄在情感问题上的惺惺相惜。然而两者的境遇又是截然不同的。阿喀琉斯的恸哭唤来了母亲的依偎和宽慰,对比之下荷尔德林的悲愤却无处排解,只能“默默承受这份屈辱”。后面对阿喀琉斯转用第三人称,使得叙述从对话变为旁白,似乎是在表现荷尔德林站在这一差距的沟壑前,对自己仰慕的神之子的欣羡同时又怅然的自伤。
 
1796年至1798年在法兰克福,荷尔德林在银行家雅各布·贡塔尔德(Jakob Gontard)家给他的孩子当家庭教师。在这个期间,荷尔德林和家主贡塔尔德的妻子苏塞特(Susette Gontard)陷入了热恋。当他们的关系被贡塔尔德发现后,荷尔德林自然是会被扫地出门。尽管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一背德的恋情也没有理由受到祝福,但失恋的悲痛在文学上是可以共情的。而我的一个思考是,荷尔德林在这首诗中寄托的不仅是对失去所爱的悲愤,也有怀才不遇的怅然和对自身价值认可的追求。
 
荷马英雄史诗中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是Aretē(希腊语:ἀρετή),即一个人物的杰出才干和优秀品质(Vortrefflichkeiteiner Person oder die hervorragende Qualität und den hohen Wert einer Sache)。荷马英雄的道德观单纯,他们的行为仅仅为了荣誉,为了赢得他人的仰慕和光荣,从而证明自己。在特洛伊战争中,阿喀琉斯率领自己的战士们连战连胜,而女祭司布里塞斯是作为攻陷其中一座城池的俘虏,落入阿喀琉斯的怀抱中。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争夺的一方面是所爱之人,另一方面也是自我证明的一个“战利品”,也就是公众认可的Aretē。
 
而荷尔德林在和苏塞特热恋时写下以她为女主角的小说《许佩里翁》,以及离开贡塔尔德后在汉堡写下的悲剧《恩沛多克勒斯之死》,苏塞特在他的创作过程中无疑是重要的精神寄托。根据生平,失去家教工作后,荷尔德林在汉堡生活非常窘迫,物质上需要母亲的接济,精神上由于严重的抑郁甚至造成了疑心病。我们或许可以认为,荷尔德林在写下这首诗时,是在用一面是阿喀琉斯失去Aretē,另一面是自己失去卡塞特的镜子,来暗示对属于自己的Aretē、文学上的Anerkennung的追求。
 
以上是我对这首诗的一个简短的感想和思考。我在查找资料的时候还发现如这首诗体现的荷尔德林的泛神论意向的论点(Pantheistische Einstellungen),即上篇的Thetis, die Göttindes Meers和下篇的Vater Äther共现的泛神论图景,以及荷尔德林的“以太崇拜”的情结,由于我对这方面了解甚浅,因此难以评断,有待后续深入的阅读。
 
 
 
参考文献:
 
荷尔德林. 荷尔德林文集. 戴晖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陈戎女. 两类英雄的较量——阿基琉斯与奥德修斯. 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第 22卷第6期,2006
 
Daniel,Frey. Einführung in die deutsche Metrik mitGedichtmodellen. München: Fink Verlag, 1996
 
Dieter, Gutzen.Einführung in die neure deutsche Literaturwissenschaft. Berlin: Erich SchmidtVerlag, 1989



上一篇:【学生园地】第一场雪 下一篇:4位数学家获得2018年菲尔兹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