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我与抑郁症

青春期困惑 | 2015-11-30 | 标签:我与,抑郁症

【导读】有人问我,如果需要终身服药那你怎么办。我想都没想就说,那就吃一辈子吧。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我与抑郁症

前几天给学生上心理课的时候讲到了神经递质。我跟学生们说,除了你们熟悉的多巴胺或者乙酰胆碱外,还有一种神经递质叫血清素,这种神经递质和抑郁症有关。你们也许以为抑郁症只是心情不好想不开,其实更有可能是你的大脑缺乏这种神经递质了,这时候吃点药也许就能够让你的大脑恢复正常,再次开心起来。

学生听了都觉得挺惊讶的,有人问我,那抑郁症是不是很可怕?

我想了想说,你们能看得出来,我是个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么?

学生摇头。

我找出一直在吃的抗抑郁药跟他们说。你们看这种药,它可以抑制我们神经突触对血清素的再吸收,提高血清素在神经系统中的浓度,从而有效的治疗抑郁症。我现在每天吃一粒这个药片,我的思维清晰,头脑清醒,没有嗜睡头昏记忆里减退,没有发胖恶心和别的副作用,并且,相信我,此时此刻我比你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心理都要健康。

其实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些轻微的抑郁和焦虑的症状,也曾矫情兮兮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和朋友说哎呀我又抑郁了。但是当抑郁和焦虑真正以疾病的姿态袭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过去自己想当然的所谓“抑郁症”是多么的可笑。

去年四月份我因为一门课程的midterm得了B而开始疯狂的焦虑,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都觉得因为这个B,我的后半生都毁了。我的期中得了B,期末就得不到A,教授就不会给写推荐信,就申不上学校,就没办法和男朋友在一起。这样的结果让我无比惊恐。而经过了白天的恐惧之后,我从下午开始会渐渐平复,似乎可以慢慢把问题想通了,这个B的成绩也没那么恐怖了,甚至看上去可以成为一个契机,等到了晚上,因为想通了这些问题,我的心情甚至是愉快的。白天因为焦虑而丧失的胃口也在晚上慢慢回来了,我也才可以吃下一天当中唯一的一顿饭。

然后等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同样的焦虑又一次袭来,然后循环往复。

渐渐的,恐惧和焦虑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使我焦虑的也已不再是考试成绩这一件事情。我发现我周围的一切都使我焦虑,甚至焦虑本身都让我感到焦虑。

除了焦虑不安,我还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失去了生活的活力和愿望。我不再愿意学习,不再愿意看美剧,不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吃东西。我吃什么吐什么,持续地腹痛腹泻,体重几乎是一天一斤的掉。而这种活力的丧失,更加让我感到焦虑。我害怕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我曾经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的人。我从未刻意地去追求过幸福感,但是幸福感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刻降临到我身上,即使是从家走到图书馆这样的小事都可以让我感到满足。可是现在呢,当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感受幸福和活力,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再次高兴起来。

”不能高兴起来“这件事本身,又再次让我感到焦虑,于是我更加无法高兴起来。整个人陷入了恶性循环。

我知道自己出了问题,我恐惧,我从未如此迫切地希望得到帮助。我第一时间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预约,前台的人确认了我暂时不会自杀后,就给我安排了一个两周后的appointment。那时候我真的绝望极了,我只能去跑步,这是我唯一知道可能会有效的事情。

而跑步的确是有效的。刚踏上跑步机开始跑步的那一阵子是痛苦的,我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各样负面的想法,大脑有一种被人念了紧箍咒的肿胀和紧张感。然后当我跑久了之后,脑子好像变得越来越轻松,那些想不开的问题好像也可以想通了,我觉得愉快而且积极。这种美好的感觉在跑步结束后也没有立刻消失,我就此以为自己好了,摆脱了焦虑和抑郁的痛苦。然后在一个小时之后,我感觉到那种紧张感像涨潮的海水一样再次淹没了我,而那些曾经自以为想通了的问题也再次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我知道自己又跌入了谷底。

我每天很早就醒来,无法再次入睡,但也不愿意起床,就这样赖在床上,大脑飞速运转着。我不断地试图把那些让我恐惧的问题想清楚,不断地试图寻找可以抚慰自己内心的方法。这样高速地思维让我的大脑像一台超负荷运转的电脑,当它到达某个临界值之后一瞬间黑屏,然后速度慢慢降下来。此时我才能感到疲倦和一点点的轻松。当我的大脑冷却到一定程度之后,它再次开始运转,依旧循环往复。



上一篇:愿你学会 笑着低下头 下一篇:从微信朋友圈的状态看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