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人人都在谈论孤独:一个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德育天地 | 2021-10-04 | 标签:人人,都在,谈论,孤独,一个人,要么,庸俗,人人,
人人都在谈论孤独。
 
有些人赞美孤独,他们说:“一天不独处,我就会变得虚弱,我不以孤独为荣,但以此为生”(布考斯基)、“ 一个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叔本华) 、“ 无聊者自厌,寂寞者自怜,孤独者自足”(周国平)。
有些人否定孤独,他们说:“哪里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置身于人群之中,却又得孤独生活更可怕的事了”(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只有神仙与野兽才喜欢孤独,人是要朋友的”(梁实秋)  。
 
究其原因,是因为孤独有不同的种类(它们之间并不只是程度上的差异)。
 
从共性上看,孤独往往表现为独自一人、无所依靠或无需依靠的状态,在心理学的定义中,孤独与社交隔离有关。而不同孤独之间的区别主要体现在引起孤独的原因、是否可解以及解决的方式等。
 
从我个人的经历与感受来看,有四种不同类型的孤独。
 
1.痛苦式的孤独
 
最常见的孤独因痛苦而生,与痛苦相伴。它往往来自于因意义或价值突然缺失而导致的虚无感。很多人都体会过这种孤独。
 
人们通常都把意义寄寓于他人或社会的承认,而一旦不被认可,他们都会因此感到自我怀疑、无所依靠,甚至万念俱灰。
 
按照达尔文在《人和动物的情感表达》一书中的观点,任何情绪都有它的目的。孤独作为一种情绪机制,其指向了人对社会关系的需要。一旦脱离了群体、不能与他人沟通协作时,人就会出现焦虑、紧张的情绪,于是解除这种情绪的渴望便促使他们去寻找同伴、寻找可归属的群体。
 
这便是痛苦式的孤独产生的根本原因。在这样的情绪中,他们往往会迫切地想要重拾意义、摆脱这种孤独感。
 
然而,在当今社会,可归属的群体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于是孤独很容易成为一种常态。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的描述会让他们感同身受:“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此外,当实际情境中的压力超过了我们祖先在大自然中所要面临的常规压力时,人类总会在各种本能机制的作用下,形成一些奇怪的应对方式。这也是为什么忍受孤独、享受孤独会成为显学的原因。
 
于是以下几种孤独便不在生物学原理的解释范围之内了,它们大概属于心理学的研究领域。
 
 
2.沉沦式的孤独
 
渐渐地,融入人群变得越来越困难,意义感的缺失也成为日常,这样的生活会让他们主动或被迫在反思中认识到,“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剧性的”(周国平)。他们于是选择接受孤独的境况,并开始主动与人群保持距离。
 
当然,幸运的话,他们也会找到和自己相似的人,在那里,他们多少会因为获得身份认同而感到一丝慰藉。
 
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更愿意选择沉湎于这种孤独的情绪,与孤独相伴。而独处也成为一种能力——也就是说,他们能从独处中获得能量。
 
 
3.激情式的孤独
 
在意义的缺失中,他们也许会发现一些可以把握的激情——或者在意义缺失前就已经找到了——于是投身其中,放大它的意义,甚至把它作为生活的全部。我们可以在很多伟大的思想家的著作中体会到这种激情。他们感到“万物皆备于我”。他们自我主宰,不需要被理解,也不理睬世界。当然,他们也需要偶尔经历巨大的痛苦,但这种痛苦与前两种孤独中的痛苦并不相同——他们深知,这种痛苦是他们伟大征途中必须付出的代价。
 
他们孤独吗?或许用独自一人来描述更为恰当,正如《过于喧嚣的孤独》里汉嘉的独白:“我有幸孤身独处,虽然我从来不独孤,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因为我有点儿狂妄,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
 
 
4.超脱式的孤独
 
所有的意义或价值,都一定是在有限范围之内的。从无限的范围上讲,无意义是绝对的。激情也都是假象。于是,第四种孤独便来自对这一真相的认识与接受。陈丹青说:“我在三十多岁至少过了这一关,第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完全是偶然的。还有就是我爱的这些事情,全是骗局,文学、绘画、音乐。全都是骗局,就只是让我这个没有意义的生命过得有意思一些。”
 
但他们也不会因此陷入悲观的情绪,因为在无意义的世界里,悲观是没有道理的。甚至可以说,在他们的认识中,意义不是有,也不是没有。他们超脱了意义而存在。
 
这种超脱式的孤独,大概就是罗曼·罗兰那句名言所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2021-10-04



上一篇:球形闪电:投身于理想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呢? 下一篇:最聪明的活法_细品真是极具智慧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