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人生漫长得转瞬即逝,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辰

教育新闻 | 2021-09-29 | 标签:人生,漫,长得,转瞬即逝,有人,见,尘埃,星辰,
感情有理智所不能理解的理由。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人生漫长得转瞬即逝,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辰。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你需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时刻想要冲出来出风头的小聪明。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渺小和伟大,恶毒和善良,仇恨和爱意是可以在同一颗心里并行不悖的。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太无情了。人活在世上,没人知道是为什么,我们死后,也没人知道我们去了哪里。我们必须卑微地活着,我们必须从安静中找到美。我们必须低调地走完一生,免得命运注意到我们。还有,让我们从简单、无知之人身上寻找爱情吧,他们的愚昧胜过我们所有的知识。让我们保持沉默,满足于小小角落里的生活,像他们一样谦恭温顺。这就是生活的智慧。”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你非常爱他吗?”
 
“我不知道。我不能容忍他,我对他恼火,我又一直想念他。”——毛姆《刀锋》
 
 
钱能给我带来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不求人。
 
——毛姆《刀锋》
 
 
只有一种办法赢得人心,那就是让自己成为人们会去爱的人。
 
——毛姆《面纱》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illiamSomersetMaugham,1874年1月25日-),出生于法国巴黎,英国小说家、剧作家。
 
 
名言名句:
 
 
[1]:世界上最大的折磨也莫过于在爱的同时又带着藐视了。--毛姆《人生的枷锁》
 
[2]:在爱情的事上如果你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能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3]: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毛姆《面纱》
 
[4]: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5]: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6]:“为什么讨人喜欢的女人总是嫁给蠢物啊?”“因为有脑子的男人是不娶讨人喜欢的女人的。”--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7]:打翻了牛奶,哭也没用,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要把牛奶打翻.--毛姆《人性的枷锁》
 
[8]: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9]: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的时刻想要冲出来想要出风头的小聪明--毛姆
 
[10]:若是你的快乐感不再那么强烈,那么你的痛苦也一样不再那么揪心。--毛姆《作家笔记》
 
[11]:“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他说道,“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为了欣赏你所热衷的那些玩意我竭尽全力,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无知、庸俗、闲言碎语、愚蠢至极,我煞费苦心。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男人一样像个傻瓜。我知道你仅仅为了一己之私跟我结婚。我爱你如此之深,这我毫不在意。据我所知,人们在爱上一个人却得不到回报时,往往感到伤心失望,继而变成愤怒和尖刻。我不是那样。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未认为我自己惹人爱慕。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心怀感激了。--毛姆《面纱》
 
[12]:一般来说,爱情在男人身上只不过是一个插曲,是日常生活中许多事务中的一件事,但是小说却把爱情夸大了,给予它一个违反生活真实性的重要的地位。尽管也有很少数男人把爱情当作世界上的头等大事,但这些人常常是一些索然寡味的人;即便对爱情感到无限兴趣的女人,对这类男人也不太看得起。女人会被这样的男人吸引,会被他们奉承得心花怒放,但是心里却免不了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些人是一种可怜的生物。男人们即使在恋爱的短暂期间,也不停地干一些别的事分散自己的心思:赖以维持生计的事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沉湎于体育活动;他们还可能对艺术感到兴趣。作为坠入情网的人来说,男人同女人的区别是:女人能够整天整夜谈恋爱,而男人却只能有时有晌儿地干这种事。--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13]: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14]:他不懂得在人生的旅途上,非得越过一大片干旱贫瘠、地形险恶的荒野,才能跨入活生生的现实世界。所谓“青春多幸福”的说法,不过是一种幻觉,是青春已逝的人们的一种幻觉--毛姆《人生的枷锁》
 
[15]:生活中就有这样的事:你接连数月每天都碰到一个人,于是你同他的关系便十分亲密起来,你当时甚至会想没有了这个人还不知怎么生活呢。随后两人分离了,但一切仍按先前的格局进行着。你原先认为一刻也离不开的伙伴,此时却变得可有可无,日复一日,久而久之,你甚至连想都不想他了。--毛姆《人生的枷锁》
 
[16]:我知道我将会不得不让自己对如此度过的一生感到心酸的悔恨,但是我否认这悔恨同我自己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身体虚弱,老态龙钟,贫病交加,行将就木,可是还紧紧地把灵魂抓在我手里,我没什么好悔恨的。--毛姆《人性的枷锁》
 
[17]:她对自己的丈夫从来就没有什么感情,过去我认为她爱施特略夫,实际上只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大多数女人都把这种反应当做爱情了。这是一种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产生的被动的感情,正像藤蔓可以攀附在随便哪株树上一样。因为这种感情可以叫一个女孩子嫁给任何一个需要她的男人,相信日久天长便会对这个人产生爱情,所以世俗的见解便断定了它的力量。但是说到底,这种感情是什么呢?它只不过是对有保障的生活的满足,对拥有家资的骄傲,对有人需要自己沾沾自喜,和对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洋洋得意而已;女人们秉性善良、喜爱虚荣,因此便认为这种感情极富于精神价值。但是在冲动的热情前面,这种感情是毫无防卫能力的。--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18]: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薄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着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19]:我真看不出来,总是没完没了地读同一样东西有什么用,这只不过是一种貌似勤劳的懒惰而已。--毛姆《人性的枷锁》
 
[20]: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好像欠缺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21]:女人对一个仍然爱着她、可是她已经不再爱的男人可以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残忍;她对他不只不仁慈,而且根本不能容忍,她成了一团毫无理智的怒火。--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22]:“为什么你认为美--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会同沙滩上的石头一样,一个漫不经心的过路人随随便便就能捡起来?美是一种美妙、奇异的东西,艺术家只有经过灵魂的痛苦折磨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塑造出来。在美被创造出以后,它也不是为了叫每个人都能认出来的。要想认识它,一个人必须重复艺术家经历过的一番冒险。他唱给你的是一个美的旋律,要是想在自己的心里重新听一遍,就必须有知识、有敏锐的感觉和想象力。”--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23]:作家更关心的是了解人性,而不是判断人性。--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24]: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上一篇:如何培养孩子心理承受能力_“吃苦”是一种心理承受力 下一篇:这十首最深情的古诗词,此恨不关风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