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球状闪电》读后感 |迷上什么,这就是美妙人生的秘诀

青春期困惑 | 2021-09-20 | 标签:《,球状闪电,》,读后感,迷,上,什么,这,就是,

刘慈欣被认为是单枪匹马将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世界高度的人,他最为人熟知的一部作品是小说三部曲《三体》(顺便说一句,《三体》的封面我也不敢恭维)。《三体》在国内外收获赞誉、奖项无数,哪怕没读过《三体》的人也听过书中的“黑暗森林法则”“降维打击”“面壁者”等名词。
 
 
《三体》盛名之下,被宣传成“《三体》前传”的《球状闪电》就显得低调很多了。的确,相比于《三体》,《球状闪电》不管是篇幅、内容、设定、思想高度都不如《三体》,但是这种比较就好像拿一个普通的篮球爱好者和姚明比较一样,没有姚明厉害不代表这位爱好者的篮球水平就低。同理,《球状闪电》其实也是一部非常优秀的长篇科幻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本来想将《球状闪电》的封面直接放上来的,但是实在太难看,遂放弃。)
 
《球状闪电》有一个极其吸引人的开头: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晚上,爸爸妈妈给“我”庆祝生日,突然从墙里飘出了一个雷球,将两人烧成了两堆白灰,但就在一旁的“我”却毫发无损。
 
 
在目睹了父母去世后,“我”决心要寻找出这一切背后的原因。随着一天天长大、学习、探究,“我”了解到那天晚上出现的雷球是球状闪电,但是科学界对球状闪电的了解极其有限,因此“我”就踏上了寻找球状闪电的路途。
 
书里描写了很多球状闪电的奇特性质,比如说选择性。在“我”生日那天晚上,球状闪电穿过了家里的冰箱,但事后检查却发现冰箱安然无恙,里面的冻鸡、冻鱼却熟了。更诡异的是,某一次当“我”回到许久没回的家后,却发现了人活动的痕迹,其特点很像“我”的父母,这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我”的父母,是不是还没死呢?但是人明明就已经给烧成灰了,还怎么有可能复生?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吗?这一切又和球状闪电有什么关系呢?
 
在看完开头之后,我迫切地想知道所有这一切的答案。
 
如果你和我一样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过之后就会发现,球状闪电是一种真实自然的物理现象。从这点来看,《球状闪电》和《三体》一样,也抛出了一个在科学界悬而未决的问题——球状闪电是怎么形成的——作为引子。这个问题至今依然是个未解之谜,刘慈欣也只是给出了一个自圆其说的猜测和解释,但是足够巧妙,足够有说服力,甚至能让读者觉得这就是事情的真相,这不能不让人佩服刘慈欣深厚的理科知识功底和狂野的想象力。
 
当然,“我”在追逐球状闪电的过程并不孤单,这就要提到《球状闪电》中另外两位主要人物。
 
其中一位是一个叫“林云”的女少校,她对武器有着超乎寻常的狂热。试想:根据球状闪电的选择性,如果能人为地将球状闪电的攻击对象选择为电子芯片或者生物,无疑能在战场上发挥巨大威力。因此林云在书中一直致力于将球状闪电运用在战场上。
 
另一位人物则是一位叫“丁仪”的物理学家。他是一个符合人们刻板印象中“怪物天才”定义的全能物理学家,性格乖僻,不朽篇幅,学术上成就极高,根据设定,他还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提名。
 
以“丁仪”为名的角色在刘慈欣其他作品中也出现过,但是并不共享同一个世界观,比如在刘慈欣另一篇短篇小说《朝闻道》中也有一个“丁仪”,但是他却为了真理而献出了生命,而《球状闪电》中的“丁仪”和《三体》里的“丁仪”却是同一个人物,这也是《球状闪电》被称作“《三体》前传”的一个原因。“我”、林云和丁仪就组成了捕捉球状闪电的三人组。
 
对于球状闪电的剧情我并不想说太多,这和看院线电影、讲笑话、猜谜语一样,探索的过程永远是最有趣的,想知道刘慈欣如何解释诡秘的球状闪电,最好的方法就是随着他循循善诱的笔触和主角一起踏上旅程。
 
我更想说的是这三人组。
 
书的开头,在“我”过生日的那天晚上,“我”的父亲对我说了这么一段话:
 
儿子,过一个美妙的人生并不难,听爸爸教你:你选一个公认的世界难题,最好是只用一张纸和一支铅笔的数学难题,比如哥德巴赫猜想或费尔马大定理什么的,或连纸笔都不要的纯自然哲学难题,比如宇宙的本源之类,投入全部身心钻研,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知不觉的专注中,一辈子也就过去了。人们常说的寄托,也就是这么回事。或是相反,把挣钱作为唯一的目标,所有的时间都想着怎么挣,也不用问挣来干什么用,到死的时候像葛朗台一样抱着一堆金币说:啊,真暖和啊……所以,美妙人生的关键在于你能迷上什么东西。
 
书中的三位主要主人公,“我”、林云和丁仪,无疑都是无意识中将这段话贯彻到底的人。
 

所谓“迷上什么”,不就是人生的意义吗?

 
“我”迷上了球状闪电,林云迷上了武器,丁仪迷上了物理学,他们就那么一门儿心思地投入进去,然后就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一辈子。
 
乍听上去还是挺恐怖,就好像陷进了一个梦里,万一死前突然醒悟,发现自己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好像也是蛮可悲的。但是事实上是,一辈子坚持做一件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是99.999999999999999999999%的人都做不到的事。
 
哪怕是哲学家也不会一刻不停地去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种问题,大部分时候一些美好的事物足以麻痹自己,比如一顿丰盛的晚餐、一杯浓郁飘香的咖啡、和伴侣相伴的一个午后、和朋友打一场球。
 
但是总有那么一个时刻,当你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盯着宇宙似的一片漆黑,你会不自觉地想:我这一辈子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这只是一瞬的痛苦,但是就是这一瞬的痛苦也足以迫使人去思考、去追寻。
 
刘慈欣在《球状闪电》中给出的答案就是,迷上些什么,这就是美妙人生的秘诀。
 
迷上些什么,其实就将自己的视野限制在了一个极其具象的事物。
 
如果一个角度,我得到的结论是:人的格局不能太大,太大的话就容易陷进虚无的沼泽里去。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物理老师说相对论在高速情况下成立,什么叫高速情况下?接近光速。我听了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平时我上学坐车都要上“高速公路”,如果你说光速才叫高速,那我时速一百二十码算什么?总觉得“高速”这个词太小,撑不起光速这么快。
 
我说的“格局大”和物理学里的“高速”有类似之处。所谓格局之大,乃是全宇宙,如果将视野放到全宇宙,那些赚大钱、当明星甚至为国争光的梦想都会失去意义。意义只在有意义的地方有意义。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相信也不是绝大多数人想要的。
 
对于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最想要的只是想好好地过完这一辈子,我不需要这么大的格局,对于一个人来说,小格局才能过好这一辈子,将这一生都奉献给一个事物、一个组织、一个国家、一个星球,都能过得幸福。当然,从日常用语的角度上看,能上升到国家层面,已然算是“大格局”。
 
不往头上看,专注于桌上的小确幸,人生的幸福就在于此。



上一篇:叔本华:人生有两大苦,物质匮乏和精神空虚 下一篇: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温柔而坚定,知足而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