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人是能够思想的芦苇,更多的人只是筷子和韭菜

校园动态 | 2021-07-15 | 标签:人,是,能够,思想,的,芦苇,更,多的,只是,筷子,
江西萍乡芦溪中学

《人是能够思想的芦苇》

并非所有人都是有思想的芦苇,更多的只是筷子和韭菜 

帕斯卡尔说过: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许多人便习惯于用这句话来自诩人类的伟大,却忘了人纵然因思想而高贵,却仍然只是脆弱的芦苇,并不强大。
 
所以,帕斯卡尔的完整说法是: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于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是的,高贵并不代表强大,人类自己的历史早已证明这一点:文明总是被野蛮摧残,高贵总是被卑劣践踏。
 
 
甚至,人并不会因为是人而高贵。人之所以高贵是因为思想是高贵的,当人失去思想时,他和弥漫于宇宙之间的尘埃再无区别。
 
如今,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人的高贵已经渐趋稀缺,人们也正迅速归于尘埃。
 
因为并非所有人都是有思想的芦苇,更多的只是实心的筷子和专供他人收割的韭菜。
 
其实,有思想的芦苇并不需要置身于宇宙之中才显得脆弱,在人类社会内部,他们就可以很轻松地被折断、焚毁。
 
自从人类凭智慧区别于世间万物以来,便出现了一个掌握绝对威权的群体,如同宇宙一般掌握着日月星辰全部的资源,拥有风霜雷电全套的利器,如同巨大的剪刀,“嚓嚓嚓”地剪断每一根有思想的芦苇。当思想的芦苇蔓延大地,他们便会燃起疯狂的野火,将所有的思想连同思想者焚为灰烬。
 
 
人类的全部历史,便是野火和芦苇斗争的历史。
 
 
虽然芦苇脆弱到不堪一击,毫无反击的能力,但它却有深埋于水下的根系,每当春风吹拂,它们便会发出新芽,长出新杆,在风雨之中摇曳,绽放思想的绚烂。
 
然而,思想是危险的,思想者也同样危险,因为思想威*胁着威=权。而威权,则力图将所有人变成如木头般实心的芦杆,从而制作成筷子,成为他们的餐具。其余的人,则被改良成易于收割和食用的韭菜。那些耳熟能详的呓语总会有人不遗余力地吹捧: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智之。”
 
——看,威权者的利刃都装饰得如此艳丽!
 
 
那些坚持思想的芦苇,将会被彻底地摧毁。
 
因此,成为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仅有思想能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勇气。因为思想要面对的,绝不仅仅是无知觉的宇宙,而是掌控着宇宙的威权。
 
思想因为高贵,可以承受虐杀,却无法忍受玷污,更无法容忍思想力的阉割。
 
 
而威权,不仅要扼杀思想和思想者,更要阉割思想的能力。经过三千年的肆虐,他们成功了一大半,并正在谋求彻底的胜利。为此,他们已经撕下了所有遮羞的布条,尽管我们早已从那面条后面窥到了丑陋。
 
他们用肮脏的污泥塞进芦杆以闭塞芦苇思想的通透,截下来制成筷子;他们用浓浓的渌油彩,把未能成型的芦苇改育成韭菜,以收割难填的欲壑。
 
这是何等的悲哀!我们目力所及的世界,早已成了一片思想的滩涂,除了发黑的臭水和芦苇腐烂的茎叶,几无生机。
 
 
这是何等的凄凉!在目力所及的大地上,只剩下贪婪飞舞的筷子和绿油油浑不知痛的韭菜。
 
可又是何等地幸运!毕竟威权的肆虐还不能阻止空气的流动,视域之外芦苇的种子,在大自然风力的援助下飘洋过海来到这片荒滩,并坚韧地生根,顽强地发芽,只要有一丝春风的吹拂,便有思想的萌芽破荒而出。
 
思想是脆弱的,也是孤独的,除了高贵便一无所有。卑劣的威*权随时可以将其践踏于脚下。
 
思想又是坚韧的,且并不孤单,因为思想者还在,故而思想也在,可以在遥望中互相致意。
 
思想也是强大的,强大到让所有威*权者惴惴不安,强大到数千年的砍剁烹焚也不能将其从宇宙中肃清。
 
思想者也同样的幸运的,因为今天,我们已能够在茫茫天间找到彼此,足以形成巨大的气流,让威权慌张错乱。
 
 
正如帕斯卡尔所说,思想因自知自觉而高贵。
 
而威*权,则因仅有利欲的本能而卑劣。
 
或许高贵不是取胜的武器,但足以因高贵而绵延不绝。
 
 
虽然在这片滩涂之上,能够思想的芦苇已经被遮蔽在漫天黑雾之中,但潮湿的暖风已经越洋而来。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是有思想的芦苇,但未来必将是芦苇的未来。到那一天,人类便会因佼佼者的高贵而高贵,帕斯卡尔的话也将在这片大地上成为现实。
 
这世界,终将是会思想的芦苇的世界。



上一篇:名人名言经典语录大全 _人这一生,唯有自己 不可辜负 下一篇:数学家帕斯卡尔:伟大源于自身的思想